网站栏目统战论坛理论研究论文刊登浏览文章
党外政治人才培养困境及 实践破解措施研究
发布时间:2018/4/26 9:12:22

党外人才是党外代表人士和党外干部的源头,党外人才包括党外专业人才和党外政治人才。党外人才培养的着眼点和着力点在党外专业人才上,而极少提及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这与八个民主党派发展对象和无党派人士的界定以及认定党外代表人士的基本标准有直接关系,即着眼点都放在了各自所在界别的中上层人士和中高级知识分子上,这无疑强调了专业性,虽说有政治素质的要求,但并未注重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选拔,而大多走的是从党外专业人才到党外政治人才的路径,即先有政治地位,后成为政治人才,也就是党外专业人才成为党外代表人士,从事参政议政后,再专注参政党政治,转变为党外政治人才。与中共执政党相比,党外政治人才培养起步晚,无论是在早期的政治引导、物色培养,还是之后的选拔措施和任用途径上都存在一定的困境,需要在实践当中着力研究破解,以促进党外政治人才与党外专业人才并重培养,进一步优化党外人才队伍结构,有效增强推动参政党政治自身建设发展的内动力。

一、党外政治人才的界定及现状分析

党外政治人才是致力于从事参政党政治并有一定政治影响的党外人士。党外政治人才与党外专业人才相比较,更加侧重强调其政治属性,即政治参与和政治影响。党外人才的专业性与政治性并不相矛盾,目前的大多数党外政治人才,都是由专业人才发展为政治人才的,只有一小部分,如在民主党派机关和人大、政协专委会等工作岗位上的专职党外干部,可算是直接出身于参政党党务的党外政治人才。

(一)来源渠道单一,数量偏少。由于党外政治人才大多出身于党外代表人士,民主党派自身直接培养党外政治人才的渠道不通畅,虽也有个别脱颖而出的,但只是凤毛麟角,所以党外政治人才的来源渠道单一且选择面窄,可以说,高层著名的、有影响的党外政治人才,基本都是出身于具有高水平专业造诣的党外代表人士,新时期已很少有建国初期那样的有影响的党外政治活动家。民主党派总人数大约是中共党员的百分之一,党外代表人士大约占到党外人才的十之一、二,党外代表人士能够真正称得上党外政治人才的,往多说能占到一半,如果将之再分属到八个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数量偏少的问题就更加凸显。

(二)缺少系统培养,任用渠道窄。从民主党派自身直接培养党外政治人才来说,政治引导比较晚,因为大多数民主党派成员加入民主党派都比较晚,一般要参加工作以后,且为单位中高级知识分子或中上层人士才可,所以接受参政党政治教育比较晚。另外,民主党派基层组织比较松散,自身的理论学习和教育也不到位,所以对民主党派成员的政治培养是短板,加之从民主党派角度任用渠道窄,因为各民主党派机关、人大、政协和社会团体等党外政治干部的位置十分有限,所以得不到任用就得不到更加系统的培养锻炼。从党外代表人士来说,一个是加入党派的时间相对较晚,有好多是因为专业突出、有社会影响而被发展成为民主党派员;另一个是由于参政党政治的吸引力不强,所以党外代表人士把更多的着眼点放在了参政议政上即提案议案上,至于参政党理论了解的少、关心的少、研究的更少。再则由于党外代表人士都有自己固有的专业和单位,都是业务骨干人才,虽然从统战部门和各民主党派的角度加强培训教育和培养,但很难做到系统培养,使其真正从内心当中投入于参政党政治,成为参政党迫切需要的自身建设的政治人才,所以现在的党外政治人才,更多的是由于党外的位置决定的,位置要求他们去致力于从事参政党政治。

(三)强调代表性,替代政治威望。代表性是党外代表人士具有的所在党派、团体、组织、行业等的突出界别特色和专业造诣,正是由于党外人才的突出代表性使其成为所联系群体的代表性人物。代表性作为党外代表人士和党外干部的特性条件,也是优化干部队伍结构、兼顾社会各阶层利益表达、增强合作共事广泛性的必然要求和有效渠道。党外代表人士的社会影响力和代表性主要来自于其专业能力水平,也就是在其所从事的领域业绩突出、业界知名,影响力和代表性是相辅相成的。由于党外政治人才大多出身于具有较高专业能力的党外代表人士的这一特征,使其参政建言也更多发挥专业优势,着眼于其所在领域或相关联领域,因此其代表性就进一步被强调和固化,正是因为其代表性,使其从事参政党政治后,也带动了其政治影响力的提高,而非因政治活动来提高其政治影响力,所以对党外政治人才来说,始终强调的是其代表性,也无形中替代了其应通过政治活动所成就的政治威望。

(四)注重参政议政,政治建设片面化。党外政治人才是高层次的党外代表人士,其政治安排、实职安排和社会安排也在较高层级上,参与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是多党合作制度赋予他们的政治责任和政治使命,这三项政治任务里面,参政议政是重心,始终是他们参与参政党政治的主要任务, 成为不变的主题,因为每年各级两会包括重大政治事件时间节点,都要提交提案议案或发表意见、建议,这在社会上有广泛影响。但参政党政治的发展创新、民主党派理论和制度建设、民主监督的探索和深化等其他方面的政治建设,都被弱化,好像参政议政既是其政治建设的根本,也是其政治建设的中心、甚至是全部,同时也觉得这样做,更有成就、更被社会和政界认可。所以党外政治人才只是片面化地参与参政党政治,而不是全面参与参政党政治建设。

二、加强党外政治人才培养的现实政治价值

党外政治人才对推动参政党政治发展的地位和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在参政党自身建设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的现实条件下,其政治实践价值更为突显。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是从参政党自身内部强化政治功能建设的根本措施,它是解决各参政党党要管党、强化自身建设、增强自身政治带动力、深化政治交接的有力抓手。

(一)优化党外人才队伍结构,强化党派政治属性。我国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是参政党,是政治联盟,其根本属性是政治属性,其社会职能主要是政治担当。党外人才包括党外代表人士的培养选拔特征,无疑强调了专业性,滞后了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其人才智力优势更加侧重于专业领域,而对参政党政治领域有较大的忽视,这与党外人才的队伍结构有直接而密切的关系,因为聚集的大多为专业人才,参政也自然而然偏重于专业领域。这也导致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作为参政党,其政治属性没有被突显。加强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着眼党外政治人才物色选拔关口前移,借鉴中共执政党的经验,增加党外专门政治人才的培养数量,对优化党外人才和党外代表人士队伍结构,强化党派政治属性,无疑会起到极为有效的促进作用。

(二)促进党派自身建设,增强自身政治带动力。民主党派和无党派自身建设,包括政治思想和理论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设、干部队伍建设以及参政能力建设等多方面。加大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发挥其政治专长,能够从党派自身的角度推进党派政治思想和理论建设,而不仅仅是在中共创新理论的推动下被动进行,从而进一步强化党派自身或内因的作用。藉此,从另外意义上讲,正是由于党外政治人才对参政党政治的推动作用,以及参与党派管理的责任感、主动性、积极性,对健全党派制度、加强党派自身管理、发展党派成员、增强党派自身的凝聚力、强化党要管党都有举足轻重的促进作用。党外政治人才有较高的政治站位和参政能力,对推进党外干部队伍政治素质建设、提高参政议政能力具有极大促进作用。党外政治人才对党派自身建设的推动作用,反过来也强化了其在党派中的地位和自身的政治带动作用。

(三)聚合党外政治诉求,提升党派政治功能。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作为参政党,其政治功能是主要功能。“参政党的政治功能大体可以包括政治主张功能、政治参与功能和政治监督功能。其中,政治主张、政治参与功能是参政党利益表达功能和政治社会化功能在政治领域的集中反映,政治监督功能是参政党民主监督功能的本质定位。”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选拔,着眼于党派各层面优秀政治人才,他们来源于各党派所联系的社会群体,并以有序表达所联系群体的政治诉求为政治使命,所以他们更关心、更热衷聚合党外各层面的政治诉求,并通过他们自身所链接的不同渠道予以表达和反映,这使得党派的政治主张功能、政治参与功能和政治监督功能更大化,能全面有效提升党派政治功能。        

(四)推进四个能力建设,深化党派政治交接。推进四个能力建设即政治把握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组织领导能力和合作共事能力是党派建设包括党外代表人士和党外干部队伍建设的核心内容。其中政治把握能力是考量对涉及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立场的问题能否清醒地辨别和把握;参政议政能力是考量参政议政、建言献策的能力,这是党派发挥职能作用的主渠道;组织领导能力是考量党派班子及干部的领导力和执行力;合作共事能力是考量党外干部是否能够担负起与中共一道落实多党合作制度和民主监督职责。着力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正是着眼于党派四个能力的建设,四个能力的要求都指向了其政治功能,这既契合了党外政治人才培养的初衷,也反映了党外政治人才培养的核心要义。四个能力的建设,对推进民主党派政治交接,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增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自觉性和坚定,坚守鸿胜国际和多党合作重要政治准则,无疑会起到强化内在接受、深刻认同和促进自主选择、努力践行的作用。 

三、培养党外政治人才面临的困境分析

党外政治人才培养面临的困境涉及多方面的实际问题,有参政党自身政治吸引力不强的问题,有直接培养党外政治人才的渠道和途径不畅所面临的体制和制度性障碍问题,亦有党外政治人才的出口面窄、安排受限的问题等,这些问题需要在制度、政策和实践层面加以研究分析,以便为解决问题提供可行的对策。

(一)缺乏政治引导,参政党政治吸引力不强。在我国多党合作制度框架下,作为执政党和领导核心的共产党,感召力强,其各级党组织健全,所以无论是其政治吸引力还是对年轻人才的政治引导上,都具有各参政党所无法比拟的政治优势。现实工作中,除各级党鸿胜国际门,极力帮助各参政党加强自身建设,吸引和引导党外人才加入民主党派,从事参政议政工作外,中共的各级党组织,始终把对党外人才加入中共作为唯一的政治引导方向,使之固化为年轻人才的当然的政治选择,这种强势效应,使得大多年轻人才甚至不知道参政党的存在,更不知道其政治价值几何。虽然各参政党有其历史地位和现实政治抱负,其存在和发展,也是我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的必然要求,但在新时期,其政治影响力始终彰显不够,“参政党政治功能的弱化,因而导致社会公众对民主党派参政绩效的认同度降低,甚至对参政党存在的意义产生了怀疑”,也致使其在社会上政治吸引力不强。由于缺乏参政党政治引导,加之参政党政治吸引力不强,就很难有一定数量的、优秀的党外人才致力于参政党政治,也抑制了优秀党外政治人才的脱颖而出。

(二)缺乏培养渠道,面临体制和制度性障碍。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基本来源于党外代表人士,不仅渠道单一、数量不足,而且起步晚、政治属性被淡化。之所以还没有形成直接通畅的、多渠道的培养模式,主要还是面临体制和制度性障碍。中共提早在高中生特别是在大学生中积极发展党员,着力加强党的建设的后备政治人才的培养。而各民主党派吸纳成员较晚,一般要参加工作以后,条件和数量都有相应的规定,这是组织制度差别。绝大多数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成员的政治素质培养缺乏工作上的、实质性的安排渠道,也就是说是一种培训式的培养,不像大量中共干部那样是在各级党的部门、机关、单位、组织中参加具体党的建设工作,进行职业化的培养,也就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而民主党派机关几乎体现不出这一职能。这一明显差距,有体制和制度上的原因,也有自身建设的原因。另外民主党派组织自身在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上能力不足,大多依靠中共统战部门,缺乏自身创造性地为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提供有利条件和参政渠道,致使党外人才政治考量意识不强、参与参政党政治的积极性不高。

(三)缺乏政治实践,参政党政治建设相对滞后。参政党的政治建设包括思想理论建设、组织制度建设和参政建言建设等。与中共执政党相比,参政党的政治建设相对滞后,特别是思想理论建设缺乏创新和发展,贯性地在中共执政党理论指导下,小步观望前行,致使各参政党思想理论建设雷同,缺乏自身的理论特色和创新思想理念。组织制度建设和参政建言建设也与参政党自身的发展要求适应不够。中共统战部门推动的涉及参政党的政治研讨,主要是在多党合作层面,而各参政党缺乏营造所在党派自身政治研讨的氛围,参政建言又基本由党外代表人士承担,所以大多数参政党成员缺乏在党言党、在党建党的政治实践;各参政党之间缺乏政治实践竞争,似乎在相互依靠、相互观望,谁都不愿迈前一步、突出自己。所以就不能为党派人才提供有价值的政治实践环境。反过来,党外政治人才的缺乏,从内因上也制约了党派自身对参政党政治的创新发展。

(四)缺乏任用安排,选拔使用机制不畅。党外代表人士的实职安排、政治安排、社会安排是有文件和制度规定的,即使这样,能安排的人数也不多,就更别说党外后备政治人才的任用安排了,所以对党外政治人才的培养不利,缺乏实质性岗位锻炼的平台,这主要还是选拔使用机制不畅。民主党派机关本身使用安排党外人才极其有限,且交流难,基本不流动,如果说有个别流动的话,也一般往人大、政协、社会团体流动,所以很少能提供机会。民主党派各级组织比较少,特别是基层组织人员分散,管理松散,组织内部兼职的党务管理岗位也很难统筹任用安排,为党派后备政治人才提供有价值的锻炼机会和岗位。中共县级以上地方政府领导班子在配备党外干部上有结构性要求,法检两院及其他部门领导班子也有配备党外干部相关规定。但是作为党外后备政治人才通过组织选拔推荐或公选的方式,任用到上述岗位做实职安排的还是凤毛麟角。各级人大、政协有党外代表人士比例要求,但协商安排的主要是各界党外代表人士。所以多数党外后备政治人才,难以得到任用安排,无用武之地,长此以往,不是政治抱负转向,就是不了了之了。

 四、培养党外政治人才困境的实践破解措施

从党外政治人才培养面临困境的分析来看,破除困境应着眼于加强参政党政治建设、增强政治吸引力,使之成为党外政治人才致力于政治追求的事业;积极借鉴中共培养党内政治人才的措施,推进党外政治人才培养体制制度创新,破除机制性障碍,建构直接培养党外政治人才的渠道;加强对年轻党外人才参政党政治引导,创新参政党政治实践环境,扩大党外政治人才从政和任用的机会,使党外政治人才有一个良好的政治发展空间。

(一)强化参政党政治担当,引导凝聚党外政治人才。各参政党要在中共党鸿胜国际门的帮助下,以强烈的危机意识、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切实做到党要管党,深化政治交接,聚焦参政党使命,加强自身政治建设,强化政治担当,提高参政党的政治影响力和吸引力,使之成为致力于从事参政党政治的党外人才的政治追求,成为高素质参政党建设和谋求政治发展的方向。统战部门和各民主党派组织要积极发现和物色党外后备政治人才,吸引和引导他们加入民主党派,使优秀的党外政治人才脱颖而出,致力于从事参政党政治,提高参政党的政治站位。中共各级党组织要增强统战意识,组织发展要适当为党外留出空间,对年轻党外人才适当采取双向政治引导的策略,即加入中共和民主党派都是应有的政治选择和需要,也是我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的必然要求,特别在中共吸纳人才具有明显优势的情况,更应该向参政党吸纳人才做一些倾斜,使参政党成为引导凝聚党外政治人才的高地。

(二)推进体制制度创新,拓宽党外政治人才培养渠道。进一步发挥从党外代表人士中培养党外政治人才的主渠道作用,适当调整党外代表人士中政治人才与专业人才的比例,为党外政治人才成为党外代表人士优化路径。创新体制机制,建立直接培养党外政治人才的渠道,调整民主党派发展成员和物色党外政治人才的政策制度措施,适当前提党外政治人才物色选拔的起点,适度扩大培养基数,可提到硕士、博士研究生和刚参加工作的人员,同时有效运用预留政策,将一部分优秀党外后备政治人才留在党外,预约式、有目的培养,加大党外政治人才培养比例。统战部门协助参政党拓宽党外政治后备人才培养渠道,扩大与锻炼政治素质有关的工作和实质性的安排,如统战部门与组织部门协调,安排到适当工作岗位上挂职,到民主党派机关部门做助理,在民主党派组织中承担一定的党务管理工作等,另外在实职安排和政治安排上,扩大党外政治人才从政、任用和参政建言的机会,发挥参政党自身资源优势,创建培养锻炼平台和更多出口,使党外政治人才有一个良好的政治发展空间和预期。

(三)创建参政党政治实践环境,构建党外政治人才实践平台。党外政治人才培养必须要有参政党政治实践环境,从统战部门的角度可从多党合作理论制度层面组织党外政治人才开展研讨交流;从各参政党的角度,可组织本党派的党外政治人才就加强自身政治建设、提高参政党履职能力等方面加强研究,特别是在各参政党界别特色上强化从政治角度研究,适当引入各参政党之间政治实践竞争机制,强化各自政治建设意识;从执政党理论建设的角度,也要辟出参政党政治研究的内容和领域,推进党内党外政治人才形成理论研究共识,可以相互争鸣,同时将研究成果应用参政党建设实践,形成推进参政党政治创新发展的浓厚氛围,增强党外政治人才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以及自我党外政治追求的成就感。另外党内与党外的合作共事、参政建言、民主监督要进一步深化,为党外政治人才提供有价值的政治实践与研究环境,平时党外政治人才可以为所在参政党理论建设和政治主张代言,以此助力党外政治人才的成长,使其形成较高的社会政治威望,反过来再促进参政党政治建设和创新发展。

(四)加大党外政治人才选任力度,统筹党外政治人才与专业人才使用。成为党外代表人士是党外人才选任安排的前提或台阶,“党外代表人士多为专业型人才,要根据他们成长规律和履职需要,注重个性化培养,强化实践锻炼”,同时,“注重专业人才和政治人才并重,根据党外代表人士的不同兴趣和专长,实行分类培养,丰富队伍构成”。藉此,把握党外代表人士的特点侧重政治人才培养,调整队伍结构,有选择地进行政治人才专业化、专业人才政治化交叉培养,是在源头上使党外代表人士中党外政治人才的比例得到提高,进而使党外政治人才可被选任数量增多的有效措施。同时,在党外代表人士的实职安排、政治安排、社会安排上,加大选任党外政治人才的力度,调控好政治人才与专业人才的选任比例,使一定数量的党外政治人才充实到政府工作部门、法检两院和人大、政协、社会团体等实职岗位,提供实质性岗位锻炼的平台。另外要加大党外政治人才不同岗位交叉任职与流动,发挥党外政治人才在促进合作共事、民主监督中作用,推进参政党理论在实践中创新发展。进一步理顺党外政治人才选拔使用机制,各民主党派机关、各级民主党派组织以及社会主义学院等研究机构应设立参政党党建工作部门或职位,安排党外政治人才任职,强化参政党党建职责和意识,体现参政党党要管党、在党言党、在党建党,推进参政党政治建设。(作者为辽宁师范大学纪委副书记,本文获2017年度全国统战理论政策研究创新成果三等奖)